因为疫情的缘故,2020年的秋季学期,不少留学生迫不得窝在家里上起了Zoom University,虽说之前总期待可以瘫在床上就能把课给上了,但等到真正实现这个“愿望”时,又觉得还不如不实现...主页君身边有小伙伴吐槽道,为什么上Zoom大学比平时还要累,明明根本不需要出门啊,今天学霸君就来跟大家聊聊这背后的深层原因。

到底为啥上ZOOM大学这么累啊!!!

From Stoooges三士渡
微信号:StooogesEducation

年头上,疫情突如其来,Zoom这类线上会议软件成为学习工作必需品。

下图是疫情期间英国的内阁会议, 由画面左上角的首相鲍里斯主持;此时,绿框框里的他正在发言

他们用Zoom开会的样子,是不是和大学生们上网课的情景一模一样?

到底为啥上ZOOM大学这么累啊!!!

而他们平时开会一般是下图这样的: 紧密地围坐在议会长桌边,首相可以眼神示意下一位发言,而不是手动给人开麦

每位与会者可以侧头和身边人低声交谈,可以通过改变体态姿势表明立场,也可以和远处的同事交换一个确认的眼神……而这些都不可能在一张铺满大脸的电脑屏幕上实现。

到底为啥上ZOOM大学这么累啊!!!

用Zoom开展各类社交是疫情期间的不得已之举。

除了线上会议,我们还会通过视频电话来上网课,甚至举办线上聚会。同时,它存在很多局限性; 最直观的负面感受,就是累和尴尬 。网课上久了,简直是身心俱疲。

这种疲惫感是如何造成的呢?归根结底是因为, Zoom这类软件并不是为社交而设计的 。它可以用于提高工作效率,比如用一场线上面试取代线下见面,避免面试者舟车劳顿,解决时间和距离对不上的问题。

但它很难承载我们的长时间社交活动,比如一堂线上课程。

在真实的社交体验中,和很多张脸长时间、近距离的互相凝视,并不会发生在同事或同学之间。走过长久的文化发展历程,我们逐渐在现代社会形成了一种社交礼仪,会自然而然地表现出不同程度的“亲密”。比如, 我们和家人可以站得很近,可以发生肢体接触,但和陌生人就一般不会

在一些被迫产生肢体接触的场合,例如拥挤的地铁,我们也会针对当下的场合调节自己的状态, 通过看手机、抬头看线路图的方式来避免一种亲密的“持续注视” ,自觉地营造出一种无声的社交平衡。

这种杜绝“持续注视”的社交平衡也在发生在课堂上。一堂45分钟的10人讨论课,大家轮流发表意见。同学们会倾听别人的发言,并时不时低头翻书、记笔记或看手机,但我们不会随时盯着每位同学的脸。 在现实中的课堂,就算是盯着发言人看,每次也不过是几秒钟

反观Zoom课堂, 每次你发言的时候,会有好多张大脸齐刷刷地看向你,就像相亲节目现场连线场外嘉宾一样。

每个人都不自觉地进行“持续注视”,被迫接收和付出很多关注,但这种关注又常常是麻木的,并没有实际意涵。这样几个小时下来,不累才怪呢。

到底为啥上ZOOM大学这么累啊!!!

针对这种感受,斯坦福大学VHMI(虚拟人体互动)实验室创立人Bailenson教授组织了一场实验,专门研究这种“持续注视”带来的疲惫感。

研究发现, 老师对学生的持续注视可以让学生更专注 ,可是学习效果并没有提高,学生也会因为被全程紧盯而感到疲惫。我们上Zoom课的疲惫感,很大程度上就来自于这种不自觉的注视,简直令人麻木又窒息。

在研究持续注视以外,Bailenson教授的另一项实验发现: 相比较实际课堂,线上课还会导致个人空间感的缺失,而这也是疲惫的一大来源。

现实中的课堂是存在空间概念的,我们可以控制和选择个人空间。进入一间教室,我们可以根据个人喜好来选座,爱坐哪排坐哪排,想离教授多远就多远。

在现实教学空间里社交距离可选可控,但在Zoom课堂上就没得改,社交距离就是你和屏幕之间的这段固定距离。 唯一的调节方法,可能就是将椅子挪远

但问题是,在教室里,即使你坐最后一排,还是有可能在认真听讲;如果是在Zoom课堂,你忽然离开屏幕很远,老师和同学一定觉得你掉线了。要在线上课堂保持这种不便于改变的社交距离,也确实是件非常劳心劳力的事情了。

归根结底, 我们在Zoom课堂上感受到的疲惫,源于不自觉的持续关注和不可控的社交距离,从而构成了语言交流之外的超负荷压力 。上视频网课之累,累在它根本没有从本质上还原线下课堂。

到底为啥上ZOOM大学这么累啊!!!

所以,线上课程的累,其实是线上社交的累。我们目前还没有足够普及的科技,也没有足够人性化的方案设计,来解决这些线上社交难题。

之所以这么说,因为技术不是没有,很多包括脸书在内的科技公司早就习惯于开VR会议 。只是,把课程搬上视频软件,已经耗费如此精力;想把线上课堂彻底搬进VR平台,我们还需要非常多的投入。

到底为啥上ZOOM大学这么累啊!!!到底为啥上ZOOM大学这么累啊!!!

科技公司们倒是一直在往这方面努力。苹果的Animoji和三星的AR Emoji,某种程度上都是针对线上情感传递的尝试,是为了优化线上社交体验的实验性产品。

大型3D模拟现实游戏《第二人生》创始人Philip Rosedale正致力于建设一个虚拟线上空间,可以高度还原课堂或会议这类社交场合,让参与者们减少线上社交的累与尴尬。

到底为啥上ZOOM大学这么累啊!!!

科技的进步和普及令人期待,当下的我们也能做些自主调节。 为解决持续注视问题,我们可以约定每次只让正在说话的人开摄像头,其他人暂时关闭 ,以此调整课堂节奏和会议流程。

而社交距离问题,可以通过额外购置一个摄像头来解决。只要保证摄像头离自己很近,电脑屏幕可以随便离多远,就可以还原课堂上主动选座的感觉。

总的来说,我们期待的都是一个更加人性化的课堂环境。

希望疫情早日结束,可以亲身回到教室 ,也希望更合理的远程授课方式能尽快普及,更好地还原线下课堂。

References:

https://www.wsj.com/articles/why-zoom-meetings-can-exhaust-us-11585953336

https://medium.com/virtual-reality-virtual-people/jeremy-bailenson-b783f5e7d897

本文系授权发布,From Stoooges三士渡,微信号:StooogesEducation,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北美学霸君诚意推荐。

推荐阅读

回复[太拼]查看:美帝的熊孩子你们这么拼,中国的出国党还能混吗 ?

回复[110]查看: 托福上110 分的英语水平是怎样的?在国外能正常生活吗?

回复[书库]查看:适合出国党的19个在线英文书库, 从此阅读就是分分钟的事

还没有关注北美学霸君?搜索微信号gpamaster或长按并识别下方图片中的二维码即可1秒变身学霸!

到底为啥上ZOOM大学这么累啊!!!

点击左下方[ 阅读原文 / Read More ]也可以关注北美学霸君,领取各种考试福利哦!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