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经授权转载自:环球人物ID:globalpeople2006作者:二水

“美国为什么满世界建设如此之多的生物实验室?为什么要以军方为主导建设实验室?他们的目的是什么?美国从相关国家攫取了多少敏感生物资源和信息?实验室是否符合安全标准?是否存在泄露隐患?为什么十几年来美国独家反对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核查议定书?”

近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就美国在世界各地推广扩建生物实验室,对美国政府发出了“灵魂七问”。

· 赵立坚

两周前,英国记者乔恩·米切尔的新书《毒害太平洋》出版,里面爆炸性揭露了美国长期在太平洋地区建造各类武器实验室,造成可怕污染,以及五角大楼如何试图掩盖真相的“黑历史”。

· 《毒害太平洋》封面

目前,美军在世界各地搭建了200多个生物实验室,但对实验室的功能、用途、安全系数三缄其口。

据《今日美国报》报道,自2003年以来,美国国内外生物实验室发生了数百起人类意外接触致命微生物事故,这些接触可能导致直接接触者被致命病毒感染,一旦病毒经由这些个体传播到社区,就会形成流行性疾病。

这些实验室已对世界环境、人类健康以及其他国家的安全构成威胁,美国却还在掩盖真相、撒谎和攻击媒体。

一段时间以来,美国在全世界广泛“撒网”布点。其中,前苏联国家和周边国家、东南亚、南亚、非洲等地,是其布局的主要目标。

上世纪70年代,苏联和美国曾在生化战领域发生竞争。据俄罗斯国防部官方网站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苏联解体后,美国以进行生物监测、为发展中国家提供援助、研发防御生物袭击的手段和方法为由,开始大肆向前苏联国家派遣“带肩章的生物学家”。

不过,美国政府出钱出力,背后肯定有自己的小算盘。

据外媒披露,美方一是要将前苏联的一些研究成果占为己用,二是要将生物实验室进行现代化改造,以进行许多美国本土禁止的研究项目,并将其用于生物武器。

2018年,俄罗斯辐射、化学和生物防护部队司令伊戈尔基里洛夫表示,美国还在增加生物实验室的数量,并控制着俄中邻国的病原微生物收集工作。俄国防部称,美国很有可能正打着“和平研究”的幌子加紧发展其生化军事潜力。

· 位于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的中央参考实验室(图中红框建筑群),由美国投资1.02亿美元(1美元约合7元人民币)建立,2010年启动建设,2015年9月开始运行。

这些实验室建在美国以外的区域,但只受美方管制,实验室所在国家的政府不得介入实验室的任何事务,更无法获取实验室的科研成果。且实验室的美方人员享有外交豁免权,不受当地法律约束,违反了规定也不受惩罚。

以韩国为例。2015年,美国犹他州一军事研究机构通过快递公司,以普通包裹形式向位于韩国釜山的乌山空军基地生物实验室寄送具有活性的炭疽杆菌样本。该事件被多家韩媒曝光后,美军在韩国秘密开展的生化武器研究计划——“朱庇特”计划也被公之于众。

根据传染病原的传染性和危害性,国际上将生物安全实验室分为P1、P2、P3和P4四个生物安全等级。其中,P4实验室是目前人类所拥有生物安全等级最高的实验室。

炭疽杆菌是被认为“比新冠病毒更可怕”的病毒,美国疾控中心将其列为“一级危险的生物武器”。按等级划分,关于炭疽杆菌的研究应在P3实验室进行,但美军在乌山基地设立的实验室只有二级,存在毒菌泄露的重大隐患。再加上乌山基地处于闹市,一旦发生实验泄露,后果将不堪设想。

事实上,早在1998年,美军就在驻韩美军基地建立了生物实验室。该实验室涉及的样本除炭疽杆菌外,还有一种名为A型肉毒杆菌毒素的剧毒物质,其毒性是炭疽杆菌的10万倍。

根据韩国防部公布的资料,美军在2009年至2015年间曾数次将炭疽杆菌标本送到韩国,进行过16次实验。

韩国民众曾多次要求政府对非法运送毒菌和细菌试验展开调查、公开信息,并强烈要求关闭在韩美国生物实验室,但都未能奏效。

今年6月,韩国《统一新闻》报道称,驻韩美军在韩国已经秘密设立了4所生化武器实验室,专门用于研究炭疽杆菌。

· 驻韩美军生化实验室工作情况。图自美国陆军化学生物中心官网。

美国在世界各地搭建生物实验室引发国际社会质疑连连,其在美国本土的生物实验室也曾发生多起人类感染事故,让美国民众怨声载道。

在众多美国本地生物实验室中,又以臭名昭著的德特里克堡基地的问题最为严重。尤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该基地频频被提及。

德特里克堡基地是美军最大的生物武器研发中心,位于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里面有许多高端实验室,包括“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这里被美国《政治》杂志称为“美国政府进行最黑暗实验的中心”。

在美国大众文化中,德特里克堡基地的实验室更是“生化魔窟”的代名词:从上世纪90年代的电影《恐怖地带》到2019的连续剧《血疫》,以及一些电子游戏产品,都以其为背景或原型。

舆论为它如此定性,自有原因。

德特里克堡基地成立于二战时期,最初目的是为了生物作战。二战结束后,日军“731部队”主要成员逃回日本,德特里克堡基地先后派出4任调查官前往日本,想搞清楚“731部队”是如何在中国进行的生物战和人体实验。

后来,美日两国达成秘密交易。美方以豁免“731部队”成员战争责任为条件,从“731部队”手中获得用中国人做人体实验、开展细菌战的大量数据资料。

此后,在美国的“操纵”下,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未对“731部队”主要成员起诉,甚至有些人还进入德特里克堡基地工作。比如曾在中国东北进行人体实验的“731部队”负责人石井四郎,后来就在该基地担任生物武器顾问。

· 日本NHK电视台制作的有关“731部队”纪录片。

有了日本提供的病毒资料,美军省了不少力气。几年后,美军将那些致命病毒用在了战场上。

朝鲜战争时期,美国曾向朝鲜投放带有细菌的蟑螂和老鼠,让中国志愿军和朝鲜军民感染鼠疫而死,或让其降低免疫力,从而失去战斗力。

时至今日,德特里克堡基地仍是世界最尖端的毒菌和抗毒素研究实验室之一,那里依旧保存着可能引起天花、结核病、炭疽在内的致病生物制剂,以及大量有机毒素,包括蛇毒和麻痹性贝类毒素等多种病毒。

令人没想到的是,2019年7月,美国政府突然勒令基地停止所有对最致命病毒和病原体的研究。官方给出的原因是“没有足够的系统来净化实验室废水”“工作人员违规打开高压舱室的门”,并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公布其他信息。

然而几乎是在基地关闭同一时段,基地周围就暴发了莫名其妙的电子烟疾病,随后又暴发了大流感。大流感在美国造成了至少3200万人感染,其中约有1.8万人死于流感相关的疾病。

更让外界浮想联翩的是,今年3月11日,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公开承认,当时有部分流感死亡病例实际上是感染了新冠肺炎。而与此同时,关于德特里克堡基地关闭的新闻报道被大量删除……

德特里克堡基地的突然关闭引发了美国国内的诸多质疑。

美国民众认为,该基地“闭关”时间,与新冠疫情大流行存在时间上的部分重叠,二者背后会不会存在关联?于是,人们在白宫网站上发起“万人联署”,要求公布真相。

· 网民在白宫网站上发表的请愿页面截图。

事实上,这已不是德特里克堡基地首次引发公众质疑。2001年9月,有人通过信件到美国政府及媒体散布炭疽杆菌,最终导致5人死亡。两名嫌疑犯均为德特里克堡基地前研究人员。

而存在安全隐患的美国实验室,也不只德特里克堡基地一家。

《今日美国》曾在2015年对美国生物实验室事故进行调查:2006年到2013年,美各地实验室共向联邦监管机构通报了1500多起与病原体有关的事故,包括泄漏、个人防护设备或机械系统故障、针刺、动物咬伤等,15人因实验室事故或违规操作被感染。该报道还举了多名科学家感染后死亡的例子。

频发的实验室事故,没有让美国政府放慢建造实验室的动作。根据美国科学家联合会今年2月的统计,美国目前有1495个P3实验室,有13个代表生物安全最高等级的P4实验室正在运行、扩建或规划中。

如此疯狂地建造生物实验室,连美国人自己都害怕。

2014年,美国罗格斯大学分子生物学家、实验室主任理查德·埃布赖特曾表示,他很担心实验室的安全问题,对于美国2001年以来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大批实验室“没有信心”。

· 德特里克堡基地内部照片

国际社会对此也十分不满。美国一边满世界疯狂建造生物实验室,一边以“生物领域不可核查”“国际核查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利益和商业机密”“有利于工业间谍活动”等理由,阻拦重启《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核查议定书谈判。

今年5月13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上合组织成员国外长视频会议上重提这一敏感问题。

正如他所说:“美国在全世界,包括在上合组织、后苏联空间大肆建立实验室。在中俄周边,这些设施已经密密麻麻。美国却不愿公开生物实验研究内容,其行为和目的令人生疑。美国究竟在做什么?是否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全世界都在等待美国的回答。

环球人物,微信ID:globalpeople2006

环球人物微信公号是《环球人物》杂志官方微信,秉承杂志“以人物记录时代”的宗旨,以报道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领域高端人物见长,兼具权威性、时效性和可读性。在这里,你能看到最传奇的人生,听到最真实的声音,也能读懂最有趣的灵魂。我们还有环环大家庭,陪你玩陪你嗨,就等你来!

新闻|故事|留学生

排版|酒六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