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来一程,母念一生。

佛曰:一日是一生。灯灭人灭。

本意应是教导世人活在当下,不必纠结于过去。

但四年前,中国留学生江歌惨死在日本,母亲江秋莲悲痛欲绝,恐此生都难以放下。

这些年,为了心中的公平正义,她始终在讨“公道”的路上,而且相关的名誉权等案件仍在发酵。

网民谭斌因在微博发布与江歌案有关的文章及漫画,被江秋莲以侮辱罪、诽谤罪诉至法院。

上海二中院

上海普陀法院对谭斌以侮辱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以诽谤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 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一审宣判后,自诉人江秋莲、被告人谭斌双双向上海二中院提出上诉。

10月27日上午,二审宣判。

上海二中院裁定驳回江秋莲、谭斌的上诉,维持原判。

这条路不好走,充满了各式的争议。

杀人凶手陈世峰被判有期徒刑20年,人们以为事件告一段落了。

但事件的另一位当事人刘鑫(现更名刘暖曦),却还是江秋莲心中一道过不去的坎。

7月中,江秋莲对刘的最后一份重要证据材料已经从日本取回完成认证,诉讼工作进入最后决战。

到底什么是善恶?什么是公平?

善良的底线又是什么?

江歌遇害四年,正义战胜邪恶了吗?

2016年11月3日,一个普通母亲的女儿死了。

死者就是江歌。

一位留日女学生。

死于闺蜜刘鑫的男友陈世峰刀下。

其实很多朋友都听说过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在这里,我们从刘鑫的视角简单复述一下。

图源:梨视频

2015年

10月,日本某语言学校,刘鑫与江歌初次见面成为室友。

2016年

4月,刘鑫入读日本大东文化大学院,与陈世峰成为恋人。

8月25日,刘鑫与陈世峰分手。

9月2日,刘鑫搬进江歌租住的公寓。

11月2日下午,陈世峰来到江歌公寓找刘鑫复合,刘鑫独自在家。江歌回来后与陈世峰发生口角。

11月2日晚,陈世峰尾随刘鑫至打工地点,刘鑫下班后请求江歌等她结伴回家。

日本东中野地铁站A3出口。

事发当晚,刘鑫从这里出来和等待她的江歌一起回家。

11月3日零点22分,江歌在公寓门前被陈世峰用刀捅死。

案发前18分钟,她还说:希望尽快工作,让相依为命十几年的妈妈过上好的生活。

11月9日,刘鑫第一次对江秋莲讲述案发情况, 认为是陈世峰杀的

11月10日,刘鑫向江秋莲表示,陈世峰曾来公寓骚扰。

案发之后,刘鑫,一直谎话连篇:

她跟全部人说不知道门外是谁

但陈世峰的律师说:江歌按了门铃,刘鑫没有开。

无论是江歌妈妈还是媒体来问,她都咬死说自己没锁门。

可是,刘鑫锁门了,也断了江歌的活路

三年来, 江妈妈 发起过《请求判决陈世峰死刑的签名活动》,进行过各种维权行动,网民骂她干预司法。

在刘鑫与江妈妈开启“网络大战”之后,江妈妈 为女儿东奔西走,渴望得到一丝正义,也被刘鑫带领下的网民骂作打着女儿死了的大旗到处敛财。

图源:搜狐

最终,根据日本的法律, 陈世峰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结束,而刘鑫,却丝毫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

1095天的漫长等待后的2019年11月3日,江歌的妈妈江秋莲在微博上发出一纸法院立案通知书。

根据我国法律规定,民事诉讼受理期限为三年,这也就意味着,在2019年11月3日前成功立案,江妈妈没有错过诉讼的时间。

如今,江妈妈起诉 刘鑫的证据认证已全部完成。

在她看来, 对于江歌的死,刘鑫有不可推卸的重大过错。

提出民事索赔203万余元。

死者已矣。

但她用生命守护的人,似乎根本没把她放在心上。

还在网络上不断兴风作浪。

刘鑫的名字曾突然间上了微博热搜第一名。

原来,她改名了。

叫做刘暖曦。

也许是为了掩人耳目,也许是为了逃避“道德审判”。

然后刘还成了3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竟然还有5万多元的打赏……

不久后,微博管理员宣布关闭了刘鑫的微博,理由是“消费死者”。

很多网友对这个结果表示欢迎和支持,并且认为以刘鑫的所作所为还能有人给她打赏,这让人很难理解。

但是虽然刘鑫现在能“闭嘴”了,但她曾经跟江妈妈讲过的话却依然让人恨得牙痒痒。

时间转回到2018年1月24日,距离江歌案的凶手陈世峰被判刑过去一个月。

刘鑫再次因惊人言论登上微博的热搜榜榜首。

她在微博上上传了许多她和江歌妈妈的微信聊天记录截图。

对话中说出了很多之前从未提及的信息。

在网上与江歌妈妈公然开撕,口口声声:

“一年里,我无数次的忍不住想要公布我跟三叔的真正关系”、

“你知道你伤害的是三叔的什么人吗?”

“三叔跟我表白你看见了吗?”

图源:刘鑫微博

除了这些,刘鑫在微信上骂江歌妈妈“ 无耻 ”、“ 你不配当三叔的妈妈 ”、“ 老婊砸 ”、“ 吃人血馄饨 ”。

图源:刘鑫微博大小号

刘鑫母亲更是说江歌被害是因为江歌命短,和她女儿没有任何关系。

陈世峰的审判法庭上, 刘鑫坚称自己对于案情什么都不知道。

2019年,江歌案过了3年,刘鑫不仅改了名,还总是在发游山玩水的微博,过得那是相当不错啊。

无疑,作为一名母亲,江歌妈妈很恨刘鑫。

作为一名母亲,江歌妈妈对凶手和刘鑫的恨有错吗?

图源:新浪新闻

当然没有。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受害者对于犯罪者的仇恨,变成了一种过错。

甚至人们越来越觉得江歌妈妈的咆哮和愤怒有些过分,越来越觉得她不能被理解,越来越“不喜欢”她了。

“为什么不能宽容呢?” “为什么不能为孩子吃斋念佛呢?”

图源:搜狐

令到许多人大跌眼镜的是,江歌妈妈维权路上,充斥着网友对她抨击。

她为此发了微博: “别和我谈什么素质,修养,想找骂的自便!”

而这条微博下面,确实有不堪入目的留言。

有人说,她在 消费女儿。

有人说,她 侮辱了女儿。

还有人说,她 没素质。

对这些网友,江秋莲开骂了,很不好听,一来一往吸引了更多人围观。

于是,有人感叹:“一开始我很同情,但现在看见她妈妈在微博上喷人,特别是看见她的支持者的部分言行,我越来越反感了”。
更有人赞同:“对啊,她用微博申冤,来谋取自己的诉求〔中性词,心理法律舆论诉求〕,就不能做个完美的形象,让网友留下对她的最好印象吗?”
这类人发声的不多,但私下不少。
“江歌“们的悲剧,在一些人眼中只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

甚至有的人这样问:

江妈妈怎么 泼妇一样 骂“X你妈”?

女儿不能复生,而且日本法律没有死刑,她为什么从中国追到日本 不放过陈世峰?

江歌的死,是大家都不想看到的,可是,她煽动几十万人请愿陈世峰杀人偿命,企图 用民意 “操纵”法律,这种 “ 上蹿下跳”的吃相不也很难看?

再说刘鑫,她说过“我已经知道错了,我代替父母道歉”,网友人肉、辱骂她, 差不多得了 。江秋莲何必“回国后跟她继续对簿公堂”?

江妈妈你怎么就那么能折腾?

你还想怎样?

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更何况,那些对江歌妈妈说“差不多得了”,劝江歌妈妈走到这里就够了,倦了累了别再拼下去,到如今也该知足的人。

也许基本是一些没经历过人生中大悲大喜的人,阅历尚浅,不知愁为何滋味。

而那些劝江歌妈妈原谅刘鑫原谅陈世峰的人,就更可笑了。

我们任何人都没有权利要求江歌妈妈去原谅他们。

江歌妈妈个人公众号留言

刘鑫也许确实没有犯法,她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所以永远不会受到任何法律的制裁。

刘鑫否认锁门

但她确实作了恶,却要逍遥法外,这违背了人们心中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理念。

江歌遭遇了人伦惨剧,作为母亲,江秋莲该有多么心碎!

有人问,为什么还要关注江歌妈妈?

在正义没有到来之前,遗忘便是可耻。

愿江妈妈余生平安。愿这世上越来越好。


新闻|故事|留学生
排版|酒六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