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 不正常留学实验室 的第 200 期推送

工薪家庭留学生已被榨干

肖恩是准备高考准备到一半突然决定出国的。

肖恩从小没有留学规划,没钱读国际高中,国外的亲戚也不存在, 连托福都是突击2个月擦着105分的边、SAT也是自学勉强1500,才挤进的某不知名文理学院。

出国前,肖恩对美国的印象无外乎是NYC的时代广场、迈阿密的度假海滩、洛杉矶的Hollywood Sign以及马丁路德金的那句 “梦话”

那可是美国啊朋友!人生的新起点啊朋友!


工薪家庭留学生已被榨干

然而,当肖恩从Kansas走下飞机,又在shuttle上晃了3个小时后,他看着这个比他老家乡下还村的地方,大学是否堪比国内211他不知道, 但以后的日子跟857是不可能再有任何关系了。

工薪家庭留学生已被榨干

肖恩用3句话定义自己“充足又多彩”的留学生活:

due。

赶due。

赶赶不完的due。

肖恩觉得如果来了美国不学CS,这美国等于白来。然而大一上完第一节C++ intro后,他陷入对自己智商的怀疑: 他不知道为什么同班老黑哥都有了自己的主页,可自己花了一节课才在键盘上找到“|”在哪。

反复跟CS抗争了几个学期,肖恩终于向日益稀少的发量屈服了。学CS前他一直觉得程序员头秃是个段子, 但现在他却熟知各种生发品牌和功效。

工薪家庭留学生已被榨干

也在宿舍里因为de不了bug半夜烦躁到大哭,也有过凌晨12点due的作业11:59程序闪退的崩溃。肖恩想不明白,为什么不放自己一马换个专业呢?

第二天,他约了自己的advisor聊专业,advisor露出浮夸又担心的表情,给出毫无建设的建议:Maybe you should try more areas then.

与其听advisor的话,不如买点加强版生发产品来得实际。

工薪家庭留学生已被榨干

学习让肖恩愁秃了脑袋, 生活让肖恩苍老了一轮。

初来美国,肖恩还坚信自己的未来就是连续剧同款国际成功人士,手持一坨不同肤色的好友走上人生巅峰。

等切实生活在校园后才发现, 中国人终究抱的是中国人。


工薪家庭留学生已被榨干

肖恩之前的舍友是个热爱吃咖喱拌蛋黄的非洲兄弟。如果说有什么比编程更痛苦的,那莫过于在咖喱拌鸡蛋的“芳香”中编程, 灵魂和物理双重打击。

略有强迫症的肖恩也不太懂美国的兄弟姐妹们混搭袜子的时尚, 后来终于在舍友摊了一地的五彩袜子里找到了缘由。

肖恩真的有试过努力融入美国本地人的生活。

但他受不了那些齁甜的点心, 无法理解他们关切的语气为何永远以一句“bless you”潦草收尾, 生活习惯的点点滴滴都尽不相同。

工薪家庭留学生已被榨干

后来终于受不了了,肖恩最终换去了单人间。

舒坦是一级舒坦,自闭是一级自闭。

习惯了一直被家人和朋友包围,肖恩从来没如此直面过孤独。都说留学 “要学会孤独,享受孤独,与自己对话”。

肖恩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 与自己对话的,那不是疯子么?

工薪家庭留学生已被榨干

那之后,肖恩学会了泡图书馆,好歹能在图书馆偶遇几个活人,然后不经意坐在一张桌子旁,不经意开启一个话题。 深夜单排赶due已经很惨了,好歹找个辅助一起输出吧。

工薪家庭留学生已被榨干

学婊并不仅存在于高中。说好一起通宵, 最后看到天亮的依旧只有肖恩一个。

看着日出,顶着黑眼圈,肖恩颇有怨言,明明约好不到最后不写due, 蓦然回首只有我一人熬在灯火阑珊处。

课后homework用尽肖恩50%的脑容量,lecture消耗的是剩下的50%。

工薪家庭留学生已被榨干

每学期的肖恩都在尽自己最大努力避开ratemyprofessor上评分1字头的教授, 然而世事难料,随之而来的是成绩单上的一个Incomplete。

如果说第一个Incomplete让肖恩忧虑了很久,他现在已经学会处之泰然地说:Incomplete什么的不重要,主要是不能拿C和D。

好不容易抢到一节教授十分nice的课,肖恩发现原来说评分高可能真的只是说人好, 教授们各种稀奇古怪的accent是又一大酷刑的开始。

兜兜转转,几十万学费出去了, 原来自学才是最佳出路。

工薪家庭留学生已被榨干

下课后,肖恩又困又饿,想了想还是决定去隔壁餐馆打包一份buffet。看着泛着油渍的小票,肖恩在心中默默把价格×7。

这价格在国内吃海底捞都能撑到天灵盖。

自动把价格标签上的美元转成人民币,是肖恩的常规操作。不知缘何,尽管家人每次都打电话让肖恩不用省钱,肖恩总有种 “爸妈赚着1份钱,自己花着7份” 的罪恶感。

于是Aldi逐渐取代Walmart,变成肖恩的第二根据地。为什么是第二? 因为第一必须是Dollar Tree。 肖恩觉得everything for 1 dollar是自己贫穷的生命里的一道光。

工薪家庭留学生已被榨干

都说Inferior good的需求量是随着income提升而下降的, 肖恩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income提升空间没到,他依然prefer inferior。

工薪家庭留学生已被榨干

随着留学的深入,肖恩已经逐渐麻木了。

在很偶尔的偶尔,他还是会抱怨一两句, 当国内的挚友不再跟他无话不说时、当父母无法理解自己的想法时、当有人在他背后说说闲话时。

曾经什么事情都爱发QQ空间, 也终于学会在朋友圈分组可见。

在数学课上周旋在true和false的证明题里, 生活上孰对孰错却让他毫无头绪。

学会marginal cost的公式, 算不出留学的marginal benefit。

有时肖恩会突然迷茫:留学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这个问题到现在他也没彻底想通。

工薪家庭留学生已被榨干

不过难受总是一瞬间的事,因为肖恩还有大把due要赶, 一直在赶due,从未停止。

工薪家庭留学生已被榨干

肖恩无法以上帝视角俯视自己的大学生活, 他甚至不知道当年这个决定是不是正确的。

因为他正在经历这一切, 热爱过、憎恨过、依然憧憬。

但是,站在中场去看结局, 终场如何,谁也不知道。

- End -

工薪家庭留学生已被榨干

我是Gonger

一个半吊子数学诗人

对所有新鲜事物都有好奇心

幸会

往期文章精选 (点击标题进入阅读)UIUC,人不如玉米
波士顿大学永不停课别爱纽约。LA不需要滤镜。
圣地亚哥没有故事
匹兹堡有点软三藩市也太可爱了我还是离开了墨尔本。
不正常留学实验室
ID: LABUNIQUE工薪家庭留学生已被榨干 你有7.3 %的共同好友关注了不正常留学实验室 欢迎找到根据地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