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经授权转载自:谷雨影像-腾讯新闻

ID:ihuozhe

撰文: 浅潜

编辑:周安

打开安徽女孩高龙宇的Instagram(图片社交软件)主页,像是打开了一个童话世界:满目华丽的蕾丝、薄纱、珍珠和蝴蝶结等元素。各种色彩在她的头发、指甲和皮肤上恣意蔓延。

高龙宇美甲和转发造型

“Alice”是高龙宇给自己取的英文名,灵感来自《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的女孩。

“常常有人问我,你大脑里的小宇宙到底是怎样震动的?你的创作过程是什么样的?没有什么过程,我只是呼吸和生活。爱丽丝跳入兔子洞,我也是。我的生活充满了奇遇。”

高龙宇以童话中的元素为灵感定制的裙子

今年3月,她的原创音乐作品《Rich Bitch Juice(有钱的女孩汁)》被Lady Gaga选入了苹果音乐的国际妇女节歌单“Women of Choice(女性之选)”中,排在第三位。此外,她的身份还包括给各种时尚大秀做DJ、装置艺术家、美妆博主等。

Lady Gaga制作的“女性之选”歌单

高龙宇在各种演出现场

高龙宇在美国的名气,最初来自她的妆容。她把自己的脸当成调色盘使。

她说,这是顺应了缺陷。因为长着“大小眼”,如果和别人化一样的妆,怎样看都别扭,索性专画“不对称”的眼妆。随意下笔,越画越夸张。“有时候是色彩在我的脸上游走……彩色给我带来的‘力量’很多。”

“不对称”彩妆

通过自己的艺术作品,高龙宇致力于将这种“彩色”的神秘力量传递给别人。

2018年的纽约时装周期间,高龙宇制作了一件名为“PERICURA”的装置作品。“PERICURA”是她按日文“大头贴机”作的音译。

“它给人化妆,换发型,超夸张的那种,然后你就变美了!我一直在想,人的外观到底会有怎样的可能性。大头贴机就和我很像!”

在她的粉色盒子里,高龙宇打造了一个全方位的“变装通关游戏”,吹她设计的Alice同款发型,做她设计的90年代日本少女漫画感的美甲,穿她从全世界收集的华服,随即变身“大头贴”女孩。

高龙宇的装置作品“PERICURA”

“我不是一个富二代”,高龙宇强调。

1994年,高龙宇出生在蚌埠的一个小康家庭。初中毕业后,高龙宇被送到离家4小时车程的毛坦厂中学念书。在父亲眼中,这所安徽“名校”不但能够保证女儿考上大学,还能让女儿收收心。

这位苦干型的企业家父亲,看不懂女儿喜欢的欧美流行音乐,不喜欢她总把零花钱用光买衣服,也不支持她走艺术道路。

童年和父母在一起的高龙宇

父亲没有料到,让高龙宇颠覆出厂设置的最初地点,正是他精挑细选的这所“高考工厂”。虽然,这只是一个巧合。

在毛坦厂中学,高龙宇一共上了一年半学,始终是学校里格格不入的存在。

星期天下午,学生们有几个小时的休息。高龙宇把校服换成便服,穿上一条彩色的裤袜,在镇上晃荡。这一幕被同学看见后报告给了班主任,“班主任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我不是好女孩。”但在高龙宇的眼中,那是她可以自由选择穿着的时间。

高中毕业时的高龙宇

也是在那时,她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北京的同龄网友。有一天,好友告诉她准备去美国念书。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还能去美国上学啊!So cool!我也想去美国念书。”

2012年9月,18岁的高龙宇提着两个行李箱独自来到美国。

再没有人管她了,她终于在自己身上实践了“审美自由”——想穿什么,爱穿什么,就穿什么。

在波士顿大学,如果有早课,美国女生常常穿着睡衣就去教室。高龙宇不行,“就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不是给教授、同学打扮,就是自己开心。”

波士顿媒体对学生时代高龙宇穿搭风格的报道

2014年,高龙宇在波士顿大学的春季演奏会上,这是她为数不多的素颜时刻。

她早晨6点起床,开始梳洗化妆,精心搭配这一天的服装和配饰。她从小就喜欢各种漂亮衣服,尤其是原宿系服饰。这种源于日本东京街头的青年潮流风格,多见夸张的染发,绚丽的指甲,复古混合的穿搭。在她眼中,这种风格代表了自由的精神。

“花枝招展”的个人着装风格,让高龙宇莫名在校园里变得出挑。被瞩目多了,总会有一些小小的得意,但在不久后的感恩节假期,她就遭到了现实的毒打。

来美国的第二个月,高龙宇独自去到向往已久的纽约。

纽约物价高,她住不起贵的酒店,找了一个小旅馆,“噪音没法听的那种”。

出去逛了逛,手机没电找不到路,纽约变脸下起大雨,地铁轰隆隆碾过来穿透地面。“我当时想死的心都有。高楼大厦整个要把我淹没了。”

虽然第一印象糟糕透顶,但高龙宇毕业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搬到纽约。从那以后,她很少回波士顿。她铁了心要留在纽约。

高龙宇的原宿风格的毕业照

2015年12月,高龙宇提前一个学期毕业了,父亲的事业在走下坡路,她不想继续让家里为她掏学费,但也不想回去重振家业。

她有自己想做的事情,从买手店的实习生,到时尚媒体的编辑,再到时装周上的常客。纽约光鲜的时尚业,是她施展风格的王国。

“干杯,比尔。当我的纽约故事开场,我就知道我们一定会见面。下次相遇,我会自信地介绍自己,谢谢你抓住我可爱的青春。”高龙宇写在纽约传奇街拍摄影师Bill Cunningham过世时。此前,她曾多次在时装周上被他街拍。

在一个时尚派对上,她认识了接下来两年的老板Chelsea,美国女DJ、当红“IT Girl”(女性时尚偶像),成为她的助理,打开了更多新世界的大门。

高龙宇和切尔西在白宫一场活动上打碟后的合影

高龙宇发现,“在这些时尚派对上做DJ,随便放点歌,一个小时1万美金,真的是1万美金!”

“我也要赚钱!”

她对自己有信心,4岁开始学钢琴,虽然没有考上上海音乐学院,但来美国念书后,她选修了钢琴课,也上了声乐课,中断的音乐梦想在美国又续上了。

波士顿念书期间,高龙宇在钢琴课上

不久后,高龙宇如愿成了一名DJ。

然而,起步阶段根本找不到1万美金的工作,她需要给一些小酒吧打碟,挣一晚上150美金的工钱。在曼哈顿下城的深夜两点,为了省下20美金的打车钱,高龙宇经常独自拖着沉重的DJ工具箱走回家。

慢慢地,她一点一点在DJ和时尚圈混出了名堂,找她打碟的邀约不断,时尚媒体对她的报道也越来越多。

成为时尚版面主角的高龙宇

穿梭在巴黎、伦敦、柏林、东京、纽约等地的秀场和派对,高龙宇为不同的时尚派对打碟,“我的工作就是玩,我玩的时候就是在工作。”

2019年,派对上与日本艺术家村上隆在一起的高龙宇

“我真正地意识到我自己作为一个人,我想要追求什么,是因为我来到了纽约。纽约给了我这么多空间、资源和机会,让我开始探索。”

让高龙宇炒了网红代理经纪人,一张机票飞到洛杉矶的契机,是一次Instagram上的点赞。

2018年2月, 高龙宇的“PERICURA”成了那年纽约时装周期间的热门打卡地。除了媒体的报道,她的社交主页第一次被许多粉丝关注。

一个女孩给高龙宇的照片疯狂点赞。她点开对方的主页,没想到,这个女孩竟然是她关注已久的音乐制作人,Madison Emiko Love 。

她私信对方,直入主题:“I really like your music,do you wanna make some music together?(我很喜欢你的音乐,我们要不要一起做音乐?)“

女生立即回复她:“天呐!我是你的粉丝,当然了!”在接下来的30分钟里,高龙宇买下了一张从纽约飞到洛杉矶的机票。

对她来说,做原创音乐必定是她今后的方向。

也有一些外因,她发现在时尚界,很多品牌选择她作为DJ,并不是因为她的音乐有多好,仅仅是因为她长着亚洲面孔。“一个针对亚洲顾客的活动,必须找一个亚洲脸来DJ。”

“他们并不真正在意音乐,只关注DJ长得漂不漂亮,在社交媒体上有多少粉丝。”

一次遭到种族歧视后,高龙宇在社交媒体上写下: “你无法想象作为一个外国人,在美国的创意产业中存活下去得克服多少障碍,但我这个“小女孩”做到了。

休想用你们的歧视让我停止追求梦想。我成长自中国农村的保守环境中,但我给自己插上了翅膀,走出安徽,来到上海、东京、京都、波士顿、巴黎、巴塞罗那以及全世界。我靠自己看到了你们未曾想象到的精彩。”

来到洛杉矶,她即刻被安排试音,与制作公司签约。那些传说中的制作人们,成了她的合作者。

录制音乐中的高龙宇

所以,她到底是怎么被Lady Gaga选中的?

“LA是一个圈子,我和Lady Gaga的制作人是朋友,一起玩儿音乐的。”高龙宇回答。

“在LA,大家对于有才能、亮眼的人很饥渴,因为大多数人都是千篇一律的。”

高龙宇的音乐确实和大多数人不一样,稍微老派一些的人可能会产生不适感。怪诞自我的歌词,MV里扭曲的造型,这些是她表达自我的方式。

被Lady Gaga收入歌单的《有钱的女孩汁》

高龙宇自己设计专辑封面、造型,自编自导自演MV

高龙宇通过造型让自己看起来不性感和可爱。她曾经因为肥胖被同学们嘲笑,有过外貌焦虑,现在的她选择对抗这种审美体系。

“我的作品从不考虑受众,我只是在表达自己。你不喜欢,没关系,我有Lady Gaga喜欢。我只和喜欢我的人在一起。怎样辨别谁喜欢我?只能做自己。”

她试图在自己的音乐创作中表达“去婊化”这个议题,以此表达对女性遭受荡妇羞辱的不满。

高龙宇在纽约大学“同志骄傲月”上表演

高龙宇的妈妈觉得她“想红想疯了”,但她觉得自己不是想红,“我的任务就是燃烧我的生命,探索我生命的潜在价值。”

她始终觉得,自己只是在做想做的事,红和赚钱是之后的事。

高龙宇的作品《Karma is a Witch》讽刺了一个对她风格的抄袭者

“我的品牌就是我自己,我的人格,我的信念,我的音乐和我的艺术,结合在一起,独一无二。我不希望我的粉丝追随我、买我的同款,那是消费主义,我希望大家因为喜欢我,受到我的启发,愿意去做一个独一无二的人。”

新闻|故事|留学生

排版|蜻蜓队长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