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每天自己在家,上午起床,学习,点外卖,下午学习,点外卖,晚上上课。上课的时候我爸妈才刚回家,他们出门的时候我又在睡觉。我一整天,一句话都不用讲。“

我的朋友小K这样对我说道。

此时写下这篇文章的我,上着大一的网课,也已经一整天没有说话。我今天晚上的课是三百人的讲座,不需要课堂讨论。

我坐在书桌前,用许多年没用过的纸质笔记本记下课上的内容。高中时我很喜欢用iPad记笔记,而现在,为了保护视力,我决定尽量用纸笔。

上网课,身体上所承受的挑战是显而易见的:每天对着电脑,很伤视力,我的近视度数已经涨了五十度;因为时差的原因,我能选的课都集中在晚上十点到两点这个区间,加上哥大著名的”周五不上课“政策(基本没有课会在周五上,为的是给大家探索城市或者去实习留出时间空余),导致我每天基本都是连着上课,一连坐四五个小时,腰酸背痛;熬夜之后,白天的精力也不是很充足,经常学着学着就睡过去了。

藤校生血泪亲述:我真的不想再上网课了!

除了生理上的不舒适,心理上的纠结是更持久而复杂的。

最近课上在学大脑,教授说,我们的决定分为两种,一种是冲动型决定,一种是经过思考的决定。

前者通常是基于往日的经验和习惯,而后者则涉及到对整体目标的考量。而上网课,让这两种决定融合为一体。

藤校生血泪亲述:我真的不想再上网课了!

△我在试用学校的排课网站,随便选了几门放进去。大部分的课都是美国时间的下午,在国内就相当于凌晨

对于许多和我一样的大一新生来说,大学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概念,我们没有任何习惯和经验可以借鉴;而上大学是为了什么,毕业后又要去做什么,想必也不是所有人都十分确定。

这样一来,我们既没有感受到情绪,又没有冷静的思考,这样做出的决定,往往会让人十分纠结,而不知道该如何执行下去。

01 。

在中国上美国网课的”留学生们“

这种含混不清的感受,概括了网课对我的影响。

  • 我应该上这门课吗?似乎上也行,不上也行。

  • 我应该听凌晨的课吗?似乎听也行,看录播也行。

  • 我应该和课友互加联系方式,组网上视频学习局吗?似乎加也行,自己在家睡大觉也行。

藤校生血泪亲述:我真的不想再上网课了!

我见过的留学生,也好像都被这种模糊的焦躁所笼罩。在开学前,各种共享自习室、交换项目搞得如火如荼。而在大部分学校都开学近一个月后,我听到了许多背向而行的故事:

前文说到的小K,报名了一个共享自习室的计划。她上午十点钟到的时候,偌大的自习室只有三个人在。大部分的同学还都在家里补觉。

下午人多了起来,聊天的气氛也越来越浓厚,还有的人干脆在角落聚众打起了游戏。

到了晚上,共享自习室所在的大楼要关门了,刚进入学习状态的小K,只得收起电脑回家上课。

藤校生血泪亲述:我真的不想再上网课了!

△四处找地方学习

有不少学校宣布了和国内大学合作的go local项目。我高中的室友去了康奈尔大学,被分配在在上海的合作院校上海交大。

然而交大的校舍正在扩建,分给交换生居住的校园公寓刚刚完工,甲醛超标,她只好临时在外租房。

另一位在CMU就读的朋友也被分配到了上海交大,但是公告发布得太晚,她已经选好了线上课,不太可能再放弃其中的一门,去上线下课了,于是她只好放弃了交换的机会。

藤校生血泪亲述:我真的不想再上网课了!

而最著名的昆山杜克和上海纽大,也因为线下课程的选择很有限,时有学生中途退出交换项目,回家上网课。

而在家上课的大部分同学们,问题就更多了。有的是经常和家人发生矛盾,有的是在家学习就不自觉躺到了床上或踱步到了冰箱前,有的是自己一个人没有良好的学习习惯,要么忘作业,要么忘记上课。

大家倒是也经常约“学习局”,可是大一新生们彼此不熟悉,见面都有些尴尬;和高中同学一起学习,又会因为彼此关系太好,而变成了八卦、吐槽的茶话会。

藤校生血泪亲述:我真的不想再上网课了!

△哥大在北京、上海、深圳都租了wework给学生免费使用。图片是上海的wework,来自Barnard‘24 Yaya

02 。

“面目可憎”的学习

其实不管是自习室还是交换项目,它们本身都不算多么糟糕。只是在网课的语境下,所有东西都变得“不那么好玩儿”了。

我们不断地寻求新的外界刺激,不管是找人一起学习,还是离开家里租房或参与交换项目。然而所有的尝试都殊途同归:我们最终还是要找一张桌子坐下来,打开电脑,开始学习。

这样的循环使得人忍不住思考,尝试那么多学习方式又有什么用,最终面对的还是自己的电脑屏幕。

教学环境中很重要的一环是 师生间的互动 ,而这种互动却在任何条件下都无法弥补。缺乏了来自外界的肯定,学习也就没有了动力,更多的是对于高昂学费所感到的一种责任。

藤校生血泪亲述:我真的不想再上网课了!

据说,阿基米德在洗澡时突然发现了浮力定理,他激动得连裤子都没穿,就跑到了大街上,向路人大喊,Eureka(我找到了)!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应该有许多这样的eureka时刻发生。不管是读书读到了一个精妙的句子,还是在课上突然被某人的发言所启迪。

然而在网课时,这样的eureka时刻总是发生得很尴尬:你不知道该写邮件给谁来分享你的喜悦,反正课友你一个都不认识;你想在课上插一句话,但是看到zoom会议里别人排得长长的举手按钮,就觉得不说也罢。

藤校生血泪亲述:我真的不想再上网课了!

不知道是为了避免尴尬,还是网课的材料真的没意思,我已经很久没有那种真诚而突然的对于知识本身所产生的喜悦了。长此以往,学习也就变成了一件模糊而面目可憎的事情。

03 。

什么才是我学习的动力?

当然,所有的挑战也都是机遇。哪怕目前真的体会不到任何网课的优势,它也是一个很好的审视自己的机会:我到底为什么而学习?什么样的外界辅助,可以帮助我更好的学习?

奖赏促进学习。不论是教授赞赏的目光,还是同学课后激烈的讨论,是这些微小的信号肯定了我们的学习成果,并让学习变得更有乐趣。

网课使这样的奖赏机制变弱了,但是我们仍然要完成课业任务。也许,这在未来会是一种宝贵的能力——当你所从事的事情不能触发即刻的奖励,比如高薪,你还会坚持去做吗?你会觉得被他人认可才算是成功吗?

藤校生血泪亲述:我真的不想再上网课了!

在学习习惯方面·,网课也给人更大的空间来尝试不同的学习模式。其实很多人是在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才效率更高,网课就能保证有更长的夜晚用来学习。

疫情前,现场课都是一锤子买卖,听不懂只能课后看书,而现在的网课则可以方便地回看录播。各种线上学习平台的应用,也让我们的网课体验稍微多了一些乐趣。

比如哥大就在科学课上使用了一个叫SmartSparrow的适应性学习平台,通过填空、连线等方式来学习科学知识,如果某些知识点出错较多,还会有额外的降低难度的练习,来保证不同水平的学生都能达到同样的知识掌握程度。

藤校生血泪亲述:我真的不想再上网课了!

△SmartSparrow的网站截图

「 写在后面的话 」

在文章的结尾,我也实在想不出任何加油打气,或者升华中心的话。唯一想说的,是对所有和我一样正在上网课的学生,尤其是大一新生说,大家真的辛苦了。要允许自己懈怠和失望,但也要鼓励自己继续走下去,即使没有人知道后面还会发生什么。

藤校生血泪亲述:我真的不想再上网课了!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