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正处于危险边缘,4种选举结果有3条死路

作者简介:

乌麦尔·哈克(Umair Haque),毕业于加拿大麦吉尔大学、伦敦商学院,“全球最高级管理专家权威排行榜” Thinkers50的成员,并担任哈瓦斯媒体实验室(Havas Media Lab)的主任,该实验室在《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上发表博客,主题涉及经济学、领导力、创新、金融和职业等。

美国正处于危险的边缘。 选举有四条路可走,其中三条将以民 主 死亡的方式告终。

近来你是否像我和我的主编妹妹一样,经常处于奇怪的两级分化状态。你可能会在观看太多新闻与关闭新闻之间感到不知所措,在绝望与希望、恐惧与躁狂、不安与坚持之间摇摆。你动摇得很厉害,似乎没有什么中间立场。

你没有错,美国正处于危险的边缘,这正是我们所了解到的社会文明,但是我离题了。

我所说的“美国正处于危险的边缘”,指的是这种奇怪的感觉正试图告诉你, 即将到来的日子将是决定性的,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顺便说一句,那不会是一件好事。

在一个正常运转的社会,一个民 主 国家,一个文明的国家中,任何(不好的)事情都不应该发生。一个有抱负的权力者不应该命令突击队在街上殴打并向人群释放催泪弹。 总统不应该让他假装不存在的大流行病被传播到他的狂热粉丝的基地,然后再与之斗争。

那么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将不会有任何机会发生。

我可以看到,在即将到来的选举中将会有四种情况发生,也就是我所说的“任何可能发生的事情”。尝试为这些情况分配概率是徒劳的,现在正处于一个真正什么都不确定的时期,这意味着风险本身是无法量化的。

当然,我们所能做的也只是猜测。 我们不能说类似于“特朗普有90%的概率失败”这样的话,因为美国现在的情况十分不同寻常,不能用常理来看,以至于基于统计数据的正常想法都是一种讽刺。

美国正处于危险边缘,4种选举结果有3条死路

所以有了以下四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是,特朗普失去了普选票,也失去了选举团,并且票数差距很大。

顺便说一句,这是所有情况中最好的设想,但是即使这样,它也不是那么好。 如果这一切都发生了,他会怎么做?无论如何,他可能都会对结果提出质疑。 他将对民 主提出质疑,就像他过去几个月一直在做的那样,更加努力地这么做。即使他输了,尤其是当他输了。
不是因为他有真正获胜的机会,而是因为心理、文化和政治因素。为了挽回面子、报复和安抚他的自尊心,来证明他是个多了不起的人。即使他在政治上失败了,也要尽可能长久地保持活跃。 如果总统拒绝让步,不管发生什么,所有这一切都会使美国民 主 陷入混乱。总之,类似宪法危机的事情将接踵而至。

也许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共和党也会支持特朗普。当然,他们看起来像傻瓜,但在这之前他们什么时候不是这样的呢?他们的行为方式很明确——将权力置于任何规范,规则、行为准则或礼节之上。因此, 如果特朗普拒绝让步,预计他会获得大部分党内和基层人士的支持,直到他濒临绝境。

因此,即使在最好情况下,未来也可能会经历数月的动荡。 可以预见,特朗普的狂热支持者将变得越来越暴力和极端,他们最终将失去对权力的控制,更不用说被他怂恿了。因此,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政治暴力和动乱的可能性仍然很高。

第二种情况是:特朗普失去了普选票,也失去了选举团,但是票数差距微小。

现在,共和党在过去的几年和几十年里精心制定的战略终于有了回报。已经准备好的挑战法律一个接一个地爆发。市、镇、州一次又一次的投票,一次又一次的发生争议,要求重新计票。

美国正处于危险边缘,4种选举结果有3条死路

川普新提名的保守派大法官

总之选举的合法性受到严重的质疑,结果是留给法院裁决。由于共和党已将重心集中在使法院向右倾斜上,他们得到了回报,由最高法院作出最终裁决,决定特朗普当选。

但这条路也是漫长而艰难的。 后果是,混乱持续了数月,清点选票和重新计票,官司一个接一个地打,这场消耗战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与此同时,在至少四个同时发生的危机中——流行病、大萧条、社会瓦解和崩溃的中产阶级,美国没有真正的总统,也没有领导人。

那几个月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混乱。 特朗普的支持者在大街上举行集会,嘲弄对手。暴力和动荡成为日常。没有人知道由谁来负责,因此法治开始更严重地崩塌。民兵和准军事组织以及其他任何人都制定了更加极端和暴力的计划,以消灭反对派,例如绑架州长,并实施或至少试图这样做。美国人的生活正走向失败国家的边缘。

接着将发生什么呢?美国民 主 制 度的后盾终于破裂了。 最高法院把总统职位交给乔治·W·布什是一回事,把它交给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是另一回事,他将连任。 特朗普有一种专 制 的法西斯主义行为,从集中营到突袭、从清洗到禁令,再到他让准军事组织人员消灭反对者的声音。(意指7月份俄勒冈州州长指责特朗普“公然滥用权力”,纵容联邦执法人员在没有任何解释的情况下,在波特兰市区附近开车并拘留抗议者)。最高法院将高效率地使他的行为合法化。

美国人将开始明白,他们并没有真正生活在一个民 主 国家。 虽然理想主义的反抗精神是高尚的,但事实是,一旦民 主 制 度的后盾被打破,人们就会变得士气低落、沮丧和挫败。因此,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也就是第二好的情况下,特朗普失去了普选票和选举团的选票,但 因为选举结果由法院决定,美国民 主 也将陷入严重的危机。

第三种情况是事情开始变得严峻起来。在这一轮中,特朗普输掉了普选,但赢得了选举人团。

他不需要法庭,不需要质疑结果,他只是直截了当地赢了。 这怎么可能通过?你应该已经知道:说服选民反对优先投票代表人民的人的准则。要说“有选民欺诈,您不能相信这些选票!!如果您确实想拯救民 主 ,那么应该把选举人团票给我们!”

这种做法很聪明,你不得不佩服它:就像任何好的威 权 主 义方法一样,它颠倒是非黑白。 保护民 主 免受所谓的“选民欺诈”的唯一方法是……投票支持独 裁 者。 有没有选民欺诈已经不重要了——事实真相何时在美国政治中重要过?

专家们低估了这种情况可能使美国民 主 陷入危机的程度。 如果即使是少数选民也同意、受骗或腐败,足以上贼船,那就完蛋了。确实有应遵循的规则和规范, 但如果选民不按照所在州的民众投票方式进行投票,甚至可能会面临法律上的挑战。 当新的国家元首已经上任时,那么他们真正成功的机会是多少?特别是当最高法院已经被控制时。

这点尤其狡猾,因为它试图从根本动摇民 主 。选举人团是美国民 主 最大的弱点,针对它就是以最小的努力获得最大的影响力。

美国正处于危险边缘,4种选举结果有3条死路

美国正处于危险边缘,4种选举结果有3条死路

上图为墨索里尼,下图为出院后的川普

如果所有这一切成功,会发生什么?更加动荡和暴力。 可以说很多美国人会感到被欺骗,因为他们会被骗。 一个城市接一个城市可能发生骚乱。 猜猜这会带来什么?特朗普的突击部队会进行镇压,他们可能会被要求做在波特兰和芝加哥以及其他地方所做的事情:殴打和放催泪弹让示威者消失。

美国本来可以跨入真正的威 权 主 义的边缘,而事情只会变得更糟。 如果突击部队在第一天殴打和镇压示威者……你认为他们在四年任期的第365天会做什么?再次选举的可能性有多大?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民 主 制会停止运转,其根基被动摇,而且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最糟糕的境地 (编者注:也就是第四种情况) 是,特朗普赢得全民投票和选举人团。 你可能会认为这不太可能——但我并不是说特朗普“赢了”。我只是说,选举已被完全操纵,所以他只是不会输。

我的意思是, 在完成所有计数和重新计算等等之后,特朗普胜出。 想象一下,选民欺诈的指控是成功的——足以抛出足够多的选票,尤其是在关键领域,足以使特朗普获得全面胜利。拜登领先的幅度每天都被削减,直到突然之间,特朗普成为赢家。

那会发生什么呢?
美国正处于危险边缘,4种选举结果有3条死路

这是白俄罗斯的情况。你看到那里发生了什么吗?国家元首“赢得”了一场人们认为腐败的选举,因此爆发了大规模抗议活动,持续了几个星期。

但为时已晚。

抗议活动仍在进行,但他们的精神似乎已经被消耗殆尽,正在慢慢偃旗息鼓。蒙面男子在公共场合绑架并殴打父母,这听起来有点耳熟?这当然耳熟,美国人应该从白俄罗斯发生的事情中吸取教训。

独 裁 者上台后的大规模抗议通常为时已晚。他们可以表达愤怒、暴戾和失望,即使是绝大多数人都如此,但独 裁 者掌握着权力,控制着国家机构,从执法到内部安保再到法院和司法系统。因此,即使有大量民众在街上抗议,专 制 主 义 者只派出突击部队恐吓和残酷地殴打他们也很容易。顺带一提,专 制 主 义 者对此并不感到害怕,他们很喜欢这种情形:这证明了他们的确强大。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人终于开始了解什么是威 权 主 义。这恰恰是被委婉地称为“少数群体规则”的东西,意味着大多数人不想发生任何事情,不想过这种生活方式,不同意。但是他们的声音不再重要,因为他们沉默太久了。他们遭到残酷的镇压、封口和被征服,抗议毫无意义,大胆发声会带来严重后果。

威 权 主 义并不像许多美国人认为的那样:一个民 主 社会选择同意独 裁 统治。威 权 主 义意味着大多数人不同意,但他们不再有影响力;大多数人都想要民 主 ,但不再拥有民 主 。

那将是最严峻的情况,它也有一切可能成真。 现在是特殊时期,统计数字和民意调查都不能告诉我们很多。就像上次一样,可能所有那些热情有礼貌的足球妈妈和郊区爸爸说,他们永远不会投票支持特朗普,然而却秘密地投上一票。他们也可能最后没有投票,但没有意义,因为他们无足轻重。可能他们大规模抵制特朗普了——但所有那些颠覆选举的战略,从挑战法律到扭曲左右选民的思想,都更胜一筹,也能获得更大的回报。

现在什么都可以发生。这意味着:我会给这四种情况中的每一种都给出大致相等的几率。那不是好事。这是一个糟糕的情况,因为在这四种情况中,有三种会以美国民 主 体 系 的衰亡而告终,无论是缓慢的还是快速的还是突然的。这意味着从整体上考虑,我们得出了这一点。美国民 主 大约有75%的几率突然死亡,而只有25%的几率继续“疾病缠身”、苟延残喘下去。

让我换种说法,民 主 不是一个任何事情都被允许发生的地方,而应该是一个我们知道什么不能发生的地方,但是我们不知道。这就是独 裁 者获胜的原因:他们在不确定性带来的混乱中迅速崛起。

像我这样的威 权 主 义的幸存者和学者并不是在开玩笑。这是你最后的机会,这些是我们可以给你的最后忠告。可能眨眼间你就会生活在一个堕落的社会中: 俄罗斯与伊朗会面,法西斯主义者和“女仆”成为正义与自由的仲裁者。这不是夸张,而是一个严峻而可怕的事实。
特朗普可能正濒临失败,但美国人民 主 的机会并不乐观。这意味着,改变与否,在于你的行动。

本文编译自 Eudaimonia & Co,作者,Umair Haque,原文链接: https://eand.co/americas-on-a-knife-edge-8bfe517d31cd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邀您关注2020美国大选重要事件:

1. 总统电视辩论第三场,特朗普对阵拜登

日期:10月22日,星期四

时间:美国东部时间晚上8:00-9:30 (北京时间10月23日早上8:00-9:30)

2. 大法官提名参议院投票日

日期:10月22日,星期四

3. 选举日,开票

日期:11月3日,星期二

时间:美国东部时间凌晨0点开始(北京时间11月4日下午1点开始)

美国正处于危险边缘,4种选举结果有3条死路

美国正处于危险边缘,4种选举结果有3条死路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