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驻美国的3娃妈特雷西

今日话题:精英教育

“一代更比一代强”,可能已经越来越难了。

这是我最近在美国读到一本新书以后,最大的感受。更让人倒吸一口凉气的是,受影响最大的,是我们绝大多数 中产家庭

这本书名叫 《 精英体制的陷阱》(The Meritocracy Trap),作者耶鲁法学院教授丹尼尔·马科维奇(Daniel Markovits)一针见血地指出背后原因—— “精英教育”和“精英体制”正在撕裂整个美国社会,制造越来越大的贫富差距和阶层差异 (这里所说的“精英”,在美国的语境下指社会中某个系统最优秀、拔尖的一批人,收入处于前10%的水平)。

精英教育正在破坏“下一代比父母富裕”的机会

△ 《精英体制的陷阱》书籍封面

这个趋势,其实在美国早就露出了端倪。

1940年代出生的一整代人,几乎都比自己的父母要更富裕;可婴儿潮(1946-1964年)出生的人,哪怕出生在最富裕的前10%的家庭,比父母富裕的可能性才仅仅大于10%。只有出生在最富裕的1%的家庭里,孩子才会有大于一半的机会比父母富有。

而如今, 美国中产阶级孩子面临更加严酷的环境 ,他们比父母一代富裕的概率微乎其微(这里的“中产阶级”,主要是美国中等收入的一批人,和中国的“中产阶级”概念有所不同)。

精英教育正在破坏“下一代比父母富裕”的机会

因为太怕孩子“掉下去”,美国越来越多家长开始疯狂、焦虑,“虎妈狼爸”层出不穷,甚至还有人为了把孩子推进名校,不惜冒巨大风险贿赂造假,结果自己锒铛入狱,孩子惨遭退学……而这些,都和“精英教育”的推行不无关系。

虽然这本书说的都是美国爸妈的忧虑,但我也从中读出了很多和中国家长相似的地方,下文就是本书作者 对美国精英体制的批判和反思 ,分享给大家。

『精英体制』的弊端

- Z h e n B a n g -

制造越来越大的贫富差距

“择优选拔”的精英体制,最初为社会培养了很多人才,但渐渐地, 精英体制的弊端 也逐渐显露了出来。

比如,我们都知道:美国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然而与此同时,美国有40%的国民,储蓄却不足400美元。

精英教育正在破坏“下一代比父母富裕”的机会

这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马科维奇教授认为:精英体制一方面在快速夺走中产阶级的机会,另一方面又把财富和机会不断地向精英阶层集中,从而导致了贫富差距迅速扩大。

首先,精英教育的推行, 让科学技术向着“有利于精英就业”的方向迅速发展。

过去的40年中,计算机、机器人和新技术已经改变了生产的格局。将工作机会从“拥有中等技术的中产阶级”,向“拥有高精尖技术的精英”转移。

机器人技术取代了普通工人,把工作岗位留给了设计、制造和给机器人编程的工程师;仓储、物流和电子商务的革命,把之前的小店主变成了最底层的仓库管理员,而把大量的财富,集中到了沃尔玛创始人沃尔顿和亚马逊总裁杰夫·贝索斯这些精英手中……

精英教育正在破坏“下一代比父母富裕”的机会

△截图自微博话题

低技术含量的工作不断消失,高技术含量的工作不断增加,精英阶层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巨额财富。

比如,在像纽约这样的大城市里,顶尖律所第一年入职的新人,年薪就能达到20万美金。这是普通美国家庭无法想象的高薪,然而对精英教育的受益者来说并不罕见。马科维奇说:“几乎所有从耶鲁法学院毕业的学生,都能找到这样的工作。”

并且,随着资历的增加, 精英收入的增长速度也非常可怕 。美国顶级律所的合伙人年薪能达到100万美金,个别合伙人年薪甚至超过了500万美金。

此外, 精英阶层对高薪工作形成了绝对的垄断 :顶级律所合伙人中,有一半以上来自于Top10的精英大学;年薪超过500万美金的合伙人中,80%来自于Top5的精英大学。

精英教育正在破坏“下一代比父母富裕”的机会

在精英们不断攫取机会和财富的同时, 美国中产阶级的收入增长却少得可怜 。从1975年到现在,美国最富裕的1%的精英们收入增长了三倍,中产阶级的收入仅仅增长了十分之一。而从2000年以来,中产的收入就压根儿没有涨过。

贫富差距愈演愈烈,美国每1000个家庭中,最富裕一户人家的收入,相当于100户普通人家的总和。

美国『精英体制』

- Z h e n B a n g -

关上了中产跃升的大门

精英体制刚刚开始实行的时候,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精英阶层”曾向所有人都敞开了大门——一个人无论出身如何,只要智商高、肯努力,都能抓住阶级跃升的机会。

然而随着精英资本的积累, 阶级上升的通道慢慢向中产阶级关上了。

马科维奇教授认为:如果社会阶层像一把梯子,那么一个人最终能够向上爬到哪个阶层,取决于以下几个因素——

第一是这个人最初所处的阶层, 也就是所谓的“投胎的技术”;

其次,是两个阶层间的距离究竟有多远,以及这个人“攀爬”的动力有多大。

精英教育正在破坏“下一代比父母富裕”的机会

当相邻两个阶层的距离(收入和地位的差距)不算太大的时候,下一层的人向上攀爬的动力会更大。

这就像一个人学爬山,如果让他循序渐进,按照海拔1000米、2000米、3000米这样地爬下去,那么最终他可能能够爬上海拔5000米、6000米的山。但如果一开始就让他攀登珠穆朗玛峰,恐怕他会立刻失去攀登的勇气。

精英体制,正迅速拉大阶层间的距离 ——

如今的美国社会,哪怕是相邻的两个阶层(精英阶层和中产),贫富差距也是天差地别,下一层根本无法想象上一层的生活。

这实际上严重影响了中产阶级孩子向上攀登进取的动力,让他们感到绝望。

马科维奇举例说:当一个精英阶层的孩子,从小上着精英学校,参加各种课外(包装)活动,把进入名校作为家常便饭的时候;美国衰败的汽车城底特律附近,一个中产家庭的孩子,只能进入一所差强人意的公立高中,获得一个泯然众人的SAT分数,进入一所本地大学,而这些大学仍然鼓励孩子去从事底层蓝领工作。

“这里的孩子很少申请藤校和其他精英学校,即使申请了也未必成功。事实上,如果有孩子偶然申请成功了,甚至能登上当地的报纸。”

正因为“成为精英的道路”障碍重重,精英财富和地位“高不可攀”,美国的“ 绝对社会流动性 ”(absolute social mobility)——即一代人比自己父母更富裕的可能性,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坏。

精英教育正在破坏“下一代比父母富裕”的机会

『越来越忙』

- Z h e n B a n g -

精英们也日益疲惫不堪

那么,精英体制的既得利益者—— 精英阶层,是否也过得越来越幸福了呢?

未必。

在人类历史中的绝大部份时间里,上层阶级是瞧不起“工作”这个词的——和兴趣毫不相干的工作,被看成是“下层阶级才需要做的事情”,富裕阶层一般通过出租生产资料来获得财富。

但现在的情况发生了变化, 如今的富有阶层,开始主要通过“努力工作”获得财富 。在美国,收入水平排名前1%的人,收入的三分之二到四分之三都来自于努力工作。

因此, 富裕的精英们不得不比贫穷的人工作更长时间 ——

如今的银行家每天通常需要工作12到14个小时,而几年之前这个数字是低于7小时的;

现在,有资格成为合伙人的律师,每年需要工作高达2300个小时,也就是说就算365天全年无休,每天也要工作6小时以上,而几十年之前这个数字只有1400个小时。

精英教育正在破坏“下一代比父母富裕”的机会

△美剧《傲骨之战》中,即便工作2700+小时的精英律师,也不得不在律所“必须裁员20%”的要求下,面临可能失业的风险

就连像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这样的超级富豪,据说每周也只能抽出10个小时的时间来陪老婆……

更糟糕的是, 如今的精英阶级,无时不刻都在担忧着“阶层的跌落” 。从前上层阶级田园诗般的生活已经结束了,那时他们只要投对了胎,社会阶层就是稳固的。现在,你的位置永远不够安全。只有在工作中投入了足够的努力和泪水,才能获得一点点安全感。

精英教育正在破坏“下一代比父母富裕”的机会

焦虑和抑郁如今在精英阶级中肆虐, 而他们会把同样的焦虑传递给自己的孩子 。精英之所以能获得好工作,是因为他们接受了良好的教育,所以他们也会把更多资金投入到下一代的教育中——

因此,精英父母会同时给4岁的孩子申请十几所精英幼儿园;

在精英中学里,孩子初中每天要做3小时的作业,高中要做5小时作业。他们还同时需要一堆专业级别的运动教练、音乐老师、精英家教的帮助,传授给他申请精英大学所需要的一切技能和诀窍。

那些终于进入了精英大学的孩子,很多人的 心理健康一塌糊涂,抑郁和焦虑随处可见。

我采访过的一位藤校生说:“在精英文化中,你获得认可,以及获得成功的唯一办法,就是比其他人更努力……我们不能停下来,因为如果放弃哪怕任何一门功课或者一个活动,就会有负罪感,觉得浪费了父母给的机会。”

所以,精英和精英的孩子们,只能不停地努力学习和工作,然后,就像马科维奇指出的—— 努力至死

这就形成了一个奇妙的景象:

收入不多的中产阶级和穷人在海滩上晒太阳,富人在办公室里累死累活。

精英教育正在破坏“下一代比父母富裕”的机会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了自己所在的硅谷——

园丁、装修工、电力工人家的孩子每天放学之后,和爸妈一起围着电视机看体育比赛到深夜;工程师、律师、医生、大学教授和企业家的妻子带着孩子往返奔波在各培训班之间,有时老爸出面接送,在等待孩子下课的同时,膝盖上永远摆着一本笔记本电脑。

而且精英们也没资格叫苦叫累,毕竟受苦受累学习/工作的机会并不是任何人都能轻易拥有的—— 中产收入的父母们,如今很少能够承担得起精英教育的费用。

『如何破解社会矛盾?』

- Z h e n B a n g -

在马科维奇教授看来,要化解精英体制的弊端,人们必须实行以下两项改革——

首先,教育应该变得更加开放和包容, 而不该仅仅把注意力放在那些从小就接受了“集中和过度教育”的富人孩子身上,学校(包括最顶尖学校)的录取和培训,也应该降低竞争压力。

其次,工作机会应该重新回归到“以中等技术劳动力为中心”的模式 。比如,可以培训拥有某项专长的护士,来替代医生的某些职责;培训中等法律专业人员,替代顶尖律师提供某些服务……

不过,说句实在话,作为普通父母,我们所能做到最好的,恐怕只是——

尽力给孩子提供最优质的教育资源;

理解和接纳孩子智商、体力和心理状态上存在的极限,不要把他们逼死。

精英教育正在破坏“下一代比父母富裕”的机会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